第768章 大胸姐妹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以陆宁对刘汉常现在的了解,却也不觉得奇怪,留着做万一将来东窗事发洗脱自己的证据也好,拿来等刘志才王缪之类垮台时敲诈勒索也好,如果他不留这些副本乃至正本,那却奇哉怪也了。

为东主掌管柜面,可不就是掌柜?这称呼,也透着贵气和对他们的尊重,陆家这些掌柜的,都很感激东主给他们的新称呼。

小楚澄开心的吃着早餐,林昆也一起吃,林昆却半天也不动筷子,并且脸色不怎么好看,小楚澄以为妈妈的胃不舒服了,关心的问道:“妈妈,你怎么不吃呀,是不是胃不舒服了?”转过头又冲林昆道:“爸爸,你快看,妈妈的胃不舒服,不能吃东西了。”

林昆起身向卫生间走去,从里面端出一盆热水和一条毛巾,把水盆放在林昆的跟前,毛巾搭在自己肩上,对林昆说:“把脚放到水里。”

澄澄从地上爬了起来,跑到林昆的身边,抱住林昆的腿哭着道:“爸爸,爸爸……呜呜……”

林昆抡圆了胳膊,直接一巴掌就冲民警队长那张肥脸抽过来,速度之快完全令人躲闪不及,就听‘啪’的一声脆响,民警队长那张肥脸顿时被抽的扭曲,整个人‘啊’的一声惨叫,踉跄着就向旁边摔倒去。

“真没事,有事的是咱们局里的民警,八个人全都躺在审讯室的地上,好像伤的都挺重,怎么办局长,是不是马上送到医院?”

林昆的脑门顿时一黑,别墅里短暂的沉寂了两秒钟,紧接着就听林昆齿缝间阴嗖嗖的蹦出两个字:“林昆!”他的心底霎时间一片冰凉……

“哦?”林昆笑了一下,道:“这么有把握,这餐厅是你家开的啊?”

徐有庆把自己刚才遭遇的事说了一遍,又把中港市的遭遇又说了一遍,听完了他的陈述后,徐旺财的眉头顿时就跳了起来,别看他平时对徐有庆很严厉,其实他是个超级护犊子的主儿,自己的儿子自己打行,被人打了绝对不行!

何翠花叹了口气,道:“好吧……大壮,以后咱们怎么办,花摊肯定是干不了了。”语气里尽是无奈跟无助。

“这……”冯远志一脸的为难,是他打电话叫冯佳慧回来的不假,可真要告诉于亮这个无赖女儿回家了,这无赖肯定会马上到家里缠着女儿,他又十分的于心不忍,他在心里幽幽的叹了口气,都怨自己当初啊,没事扯什么犊子定什么娃娃亲,要说今天这祸都是他自己闯下的,却偏偏把女儿搭上了。

轿车在一处红路灯前停了下来,刹住车,端木肆转向身边的欧玄冽,郑重其事地看着他的眼睛,声音也严肃了许多,“冽,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,那个女人,她不会回来了!”

现实中的读心术不像网络小说中写的那么夸张,直接就能看透一个人的心理,而是通过一个人言谈举止,从而推断出这个人大致的心理所想。

两人距离很近,根本无法躲闪,林昆只好双手抱在胸前,硬生生的接下了这两拳,就听‘砰砰’一连两声连续的沉重闷响,仿佛火车撞在了山上,又好像一柄千斤的大锤砸在了墙上,林昆应声一声闷哼……

班主任老师主动找来,肯定是有事,林昆直接问道:“冯老师,是不是澄澄在学校表现的不乖了?”

因为是街坊,虽然生活上没什么交集,倒是认识。张大郎立刻出列,小跑上前,跪下道:“小人张大,见过国主第下!”他心里战战兢兢的,简直要尿裤子了,听说陆大郎被封爵那一天,母亲还去了陆家逼债,这,这不作死吗?

“原来大哥小时候就那么威武啊!”“大哥好牛啊!”许旺财身旁簇拥的这几个人马屁啪啪的拍。从旋转的玻璃门走进去,许旺财突然眉头一蹙,觉得地上趴着的这娃怎么这么眼熟呢……

“啊!”董海涛后知后觉的惨叫一声,手里的手枪脱手,铛啷一声掉在了地上。屋里的警察们全都傻了眼,一时间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,这小子也太蛮横了吧,袭警也就算了,居然还一拳干翻了副局长,这简直是要逆天啊!

从军八年,历经无数次生死的淬炼,林昆的心性早已经练就的天塌不惊,别说拿着一个小手枪指着他了,就是搬来一门打炮抵在他的胸口上,他也照样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。

小冰虫那个滚圆的身子时不时荡漾起一圈晶莹嫩白的小肥肉,随着它蠕动显得几分憨厚可爱,两只大大的眼睛更扑闪扑闪的,透出几分不凡。

之前虽然遇上了白面怪人,可是从下到井底开始就一直很太平。那白骨也不过是个误会,然而,接下来发生的事儿,算是我半只脚入行之时第一次见到的大怪事儿!也正应了珠子之前说的那句话,这一次遇见个“大王”!

虽还是同一个人,可给王宝乐的感觉很不一样,他来不及多想,直接就一拳打出,但这一次……他的拳头在打出的瞬间,那陪练身影竟毫不闪躲,也不知如何做的,只是在王宝乐的手腕上一敲,王宝乐顿时就觉得一股无法形容的酥麻感,刹那蔓延整个手臂。

“哎!”徐有庆马上摆手,拿出一副君子风范,冲瘦高个的小青年道:“大鹏,怎么和美女说话呢,平时我不是教育过你们了么,要有礼貌。”

“嘿,美女,你们长的真漂亮,留个电话号码吧!”

珍妮马上梨花带雨的委屈道:“李先生,我们只是网上聊的来,谁想到你居然会把我骗到你的房间来,然后对我……对我……呜呜呜……”

这时几个人在看向林昆,忽然间觉得他和林昆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啊!

疯彪抽了一口烟,幽幽的骂了句:“MD,没想到在一个外来的小子手里栽了跟头!”

房间没有露天的阳台,林昆犯了烟瘾,怕熏到了澄澄,就到走廊里抽烟,孙志陪付国斌和几个幼儿园的家长去喝酒了,到现在还没回来,小孙洋被暂时带到了冯佳慧的房间,冯佳慧得哄孩子,韩心想找她聊天不成,就一个人到走廊里溜达,正好和站在走廊里抽烟的林昆遇见。

“呵呵,怎么可能!”沈曼笑了起来,鄙夷的冲林昆道:“这就是你分析出来的结果?你以为他们傻么,就凭他们两个,还想来报复……”

换了新地方,章小雅晚上失眠了,她失眠其实也不完全因为换新地方,而是住在她隔壁的那个男人,白天短短的相聚,让她对林昆有了更深一点的了解,知道了他的童年出身,也看出了他对朋友的那一份热忱。

有的说见过,有的说没见过,毕竟还没发生实质性的案件,另外这位李警官实在不愿意在林昆的面前多待,跟付国斌说了句有事随时联系后,就坐进了警车跟另外两位警察离开了。

王氏轻轻摇头:“妾虽然妇道人家,但东海公也忒看轻妾,妾出的题目,自己自然是能解的,妾就知道自己,有多少根头发!当然,这个题目,倒也不必一定极为精确,东海公说出的数目,和你头发数目,上下不超过五十数,便算你赢。对妾,也是如此。”在场诸人,又都是一呆。便是杨刺史,此时也不由暗中挑大拇指。